文史博览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云南理论网 >> 文史博览 >> 正文
【原创】一批近代文士书信整理出版 方树梅所藏手札的独特价值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22日 10:22:26  来源: 云南理论网

  《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

  陈寥士赋红豆诗

 

  作者 郑燕燕 闵艳平 云南人民出版社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对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古籍事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新时代古籍工作的意见》提出,做好古籍工作,把祖国宝贵的文化遗产保护好、传承好、发展好,对赓续中华文脉、弘扬民族精神、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具有重要意义。要深入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加强古籍抢救保护、整理研究和出版利用,促进古籍事业发展,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精神力量。

  研究、整理和出版前人的手札(书信),是古籍工作的重要内容。前人手札,也叫尺牍、书札、翰札、信札等,由于书写者多是文人士大夫,因此也被泛称为文人手札、文人尺牍。许多手札特别是历朝历代名儒、文人、书法家的书信,具有较高的思想性、文学性和书法价值、史料价值,为当代进行多学科研究提供了独具特色的材料。

  赏手札之美韵

  最近,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赵天华编著的《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一书,整理了云南著名文献学家、藏书家方树梅收藏的民国时期一批书信、手札、题签等文献,为研究这一时期的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艺术提供了独特的材料。

  方树梅(1881~1967年),字臞仙,号师斋、雪禅、滇癖、梅居士、盘龙山人、红豆老人等,云南晋宁人。他曾在民国时期的《云南日报》、云南通志馆、云南丛书处任编辑,任云南大学文化史教授。新中国成立后,任云南文史馆馆员。方树梅对收藏与云南有关的图书和搜集云南地方文献,作出重要贡献。他在1933至1934年间,自筹资金北游访书十二省,搜访到大量云南文献,收获颇丰,结识了各地文士,彼此书信往来,留下大量手札。方树梅晋宁家中有“学山楼”,是他的藏书处所,藏书3万余卷,辑佚云南地方文献甚多,并加以系统整理,装订成帙。他数十年间的编著共有36种,如:《近代滇人著述书目提要》《滇南碑传集》《滇南书画录》《晋宁县志》《历代游滇诗抄》《滇南茶花小志》《乡贤事略》《钱南园年谱》《滇文丛录》等,编入《盘龙山人丛书》。他还将生平所写文章编成《学山楼文集》10卷。方树梅在晚年把收藏的一批近代手札进行装裱整理,并在封面题签、钤印,精心藏护,使这批弥足珍贵的体系性藏品大部分流传至今,最近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以图书的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

  陈枚功题红豆诗

  在《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方先生对手札的归类分册和题签,如北游搜访云南文献师友赠诗册页封面题:“余北游搜访云南文献,陈虚斋、周惺庵、由定庵、袁树圃、赵弢父、萧石斋、宋镜澄、王孟怀、缪寄庵、何小泉、郭维周诸师友诗庄册首,王豹叟、郭理初诸贤诗附于后。”文字后加盖有“方臞仙”印章,封面左下角有“拾伍”二字,似为册页编号。在方树梅整理的基础上,为便于研究,赵天华在编著《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时,按册以英文字母编号,加以分类整理,将全书分为四部分:一是省内外文士致方树梅手札原件册页,二是方树梅收藏的清代先贤手札、书法原件册页,三是方树梅收藏的石刻原拓册页,四是各类抄本等。

  方树梅参与民国时期云南的诸多文化活动,交游广泛、阅历丰富,与其通信者的书法水平和文字功底深厚,因而《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史料价值、艺术价值、文物价值及收藏价值,对云南近代的文化史、学术史也有重要研究价值。全书共收录国内名贤如马一浮、顾颉刚、朱师辙、刘文典、柳诒徵、姜亮夫、蔡哲夫、丁槐、李根源、袁嘉谷、楚图南等169位文士的500余通手札,其中多数都是首度公开面世。

  《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一书,通过信札彩色影印与录文相结合,立体、全面体现文献价值的同时也传达视觉之美。此外,在图文结合基础上,还有写信人的生平介绍、手札写作背景解读和延展,以便读者理解内容,增强阅读趣味性,同时在查考时可以拓展在学术研究方面的应用空间。

  识文士之风华

  文士名流,艺术佳品。从《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可以看出,方树梅与民国时期的文化界人士交往甚广。他交往的这个文士圈,暂且将其称为“梅文士圈”,这些文士多生于清末,经历了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他们中有的人饱学修身,以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积极投身社会实践或著书立说来泽润世人心智;有的人在清末考取功名,忠实守护传统文化,并在外来思潮的冲击和洗礼中不断升华;有的人具备传统国学根基,又通过公费或自费出国留学,成为融汇中西文化的新文士。从这些手札作者的职业或学术领域看,“梅文士圈”涉及政界、教育界、史学界、收藏界、美术界、音乐界、诗词界、思想界、佛教界等。在今天看来,“梅文士圈”的这批手札,就是一件件艺术佳品。无论是“荣宝斋制”和“涵芬楼制”等当时流行的高级彩图信笺、诗笺,以及文人雅士自制的美术笺,还是各式精美篆刻印章与挥洒自如的行文笔墨,无疑会让读者欣赏到这批手札中浓厚的中华传统艺术之韵味。

  以文会友,雅韵流觞。《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中各类敬词、谦语,贯穿于书信字里行间,使这批手札在整体上呈现出谦恭有礼的特点,加之文士们富有文采且表达方式多样的寒暄语词等,词藻丰富,使得本书在语言学角度上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对其进行归纳整理,有助于今人了解传统的书信语交际文化。值得一提的是,在本书中,方树梅除日常交往中收到师友们的手札外,还多次发起征诗,以诗会友,集得诗文手札。如函请岭南蔡哲夫、谈月色夫妇作《梅林觅句图》长卷,得诸师友题诗;方树梅北游访书,云南诸师友为他饯行赠诗;建成学山楼,征诗以助兴,得诗编为《学山楼题词录》;分赠知交滇产红豆,作诗四首并撰写《红豆考》《红豆赋》,征题诗词,佳作联翩而至,共收诗词230余首,成《滇南红豆集》,留下一段文坛佳话。从这些诗词唱和中,可以看到当时云南甚至中国诗词学的大体发展成就,特别是反映了当时云南的诗词创作水平。

  袁嘉谷题《梅林觅句图》

  纸香墨飞,见字如晤。方树梅所藏手札,大多出于名人之手,他们大多具有很高的书法造诣,除了那些大名鼎鼎的书法家有较多的传世墨迹之外,大多数名人的手迹并不常见。从他们所遗留下来的手札中,不仅可以亲睹前贤之手泽,也可以欣赏他们在书法上的艺术成就。手札是“无意乃佳”的体现,因为多是写给亲朋好友,在放松的心态下,心境与手笔,浑然一体。《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一书中,手札的起首、收尾,行文高低起伏错落,疏密对比等章法跃然纸上,隶书、草书、楷书、行书等因人而异,却也常常混用在同一件手札中,行云流水间絮语寒暄,谈笑风生,生动活泼。如云南文化名人袁嘉谷,他的书法出自颜柳公又收钱南园等诸体,自成一家、用笔峭拔、隽秀取胜的书法特点,在写给方树梅的手札中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挥洒自如。

  真情流露,思想碰撞。通过《方树梅藏民国文士手札集》收录的手札,可以窥见当时文士的生活细节,笔墨线条似跳动不息的脉搏,表达着他们的情操、风度、学识,以及他们对时事等的态度。今天的读者在欣赏这些手札的时候,自然地会把前人的经历、思想、性格带入其中。仔细去品味一通手札,只言片语、长短词句,真情流露,有助于读者从更多层面去了解那一时期文士们的生活及思想状况。比如,透过这些手札,会看到一个和普通百姓一样的“抗日县长”张问德,一个平凡的读书人在向其好友倾诉心声,他也有着常人的喜怒哀乐:在“两足浮肿”中抱怨被疾病缠身的苦闷,在“家室全毁,无可归宿”中诉说被战乱毁去家园后的无助,在“如释重负,心境粗遣”中坦陈功成后的失落……这些私人感情的流露,丝毫不影响张问德这位民族英雄的形象,相反使他更具人情味,今天读起这位全国知名“抗日县长”的抗日事迹也更加温暖。

责任编辑:苏宇箫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发布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