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理论网频道
让快递业走得又好又快
2018-05-10 17:10:57   来源:云南日报
分享至:

云南日报美编 张维麟 画

背景

自2018年5月1日起,《快递暂行条例》正式施行,这是我国首部针对快递业出台的行政法规,不但为快递业立下了“规矩”,更为行业的健康发展带来政策“利好”。

话题

快递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应依法着力解决基础设施薄弱、末端网点办照成本较高、用户信息时有泄露、市场经营秩序不够规范等制约行业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不断提升服务水平。

纵向快增长横向有差距

一头连着供给侧,一头连着消费侧,由电子商务衔生而来的快递业正在“快生长”。从全球看,我国快件业务量已连续4年位居世界第一;就我省而言,近10年来全省快件业务量年均增长30%, 从2008年的1700多万件增至2017年的2.3亿件。

记者从云南省快递行业协会了解到,今年一季度,全省快递服务企业累计完成快递业务量5900万件,同比增长34.6%,累计完成快递业务收入9.67亿元,同比增长33.58%。

但是,放在全国同期99.2亿件快递及1271亿元收入中来看,云南快递业无论是业务量还是业务收入,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的排名靠后,仍属 “第三梯队”。

从全国各省区市一季度的业务量来看,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广东、浙江和江苏,其中广东高达25亿件,占据全国的1/4;从业务收入来看,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广东、上海和浙江,其中广东282亿元。

透过快递业排名不但能看出各地的电商强弱,更能看出产品制造的强弱。云南快件长期以来都呈现进多出少的“逆差”现象,快递进出港之比为4:1,也就是进来4件货,才出1件货。

因而,本就“弱小”的云南快递业更加需要来自政策层面的支持。记者注意到,2015年9月,省政府出台的《关于促进快递业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全省快递年业务量和年业务收入达到3.2亿件和60亿元,分别是2015年的1.9倍和2倍;新增就业岗位约3万个。

截至2017年底,全省持证快递企业900余家,分支机构3600余个,快递企业从业人员3.6万人。去年,全省完成快递业务量2.28亿件,同比增长30.55%,实现快递业务收入36.01亿元,同比增长24.36%。

从2017年的我省快递业“成绩单”可以看出,实现上述既定目标尚需时日。

2017年5月22日,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在2017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预测——8年后,快递可能会突破每天10亿个(目前每天约1.1亿个)。显然,随着电商产业的快速发展,云南快递业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释放制度红利行业受益

“《条例》对全省快递行业来说是一个‘利好’。” 云南省快递行业协会秘书长衣建文表示,在“发展保障”专章中,列出了有利于快递业发展的措施和手段,着力解决制约行业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释放制度红利。

比如,按照“放管服”改革的方向,《条例》简化了末端网点的开办手续,只规定了进行属地的事后备案,无需办理营业执照,并支持和鼓励在农村、偏远地区发展快递服务网络,完善快递末端网点布局,减轻了企业布局末端网络的负担。

“过去,快递企业要新设一个网点,必须要成立公司才能办理营业执照,一是费时费力,二是门槛太高。现在,从‘许可制’变为了‘备案制’后,为快递企业开设网点带来了极大便利。”衣建文说。

再如,云南快递业的基础设施较为薄弱,全省快递分拨中心加起来仅有5万多平方米,且都分散在各处,省级层面尚没有专门的快递物流园区,各州市中也仅有大理州建了一个专门的快递物流园区,分布零散必然会影响运行的效率。特别是对于云南这个山高路远的省份来说,无论是快递园区的规划,还是在农村偏远地区设立网点,更需要得到政府层面的支持。

对于开办末端网点无需办理营业执照,云南顺丰速运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切实解决了企业的末端网点合法合规性问题,有助于企业打通快递投递的“最后一公里”,对企业的利好是实打实的。

“近些年,随着我省快件投递‘最后一百米’工作的不断加强,昆明等州市已组建多个社区快递综合服务网点,全省累计布放智能快件箱1641组,建设快递公共服务站点97个。但是,一些边远山区的投递主要是依靠中国邮政一家,城市中的单位和小区仍存在投递难。”

衣建文说,《条例》要求将快递相关基础设施用地纳入地方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破解用地难;要求保障快递服务车辆通行和临时停靠权利,破解上路难;要求企业单位、住宅小区管理单位为快递服务提供必要的便利,破解上门难。

“当然,《条例》中的政策红利还有很多,现在关键是落地的问题,这也许还有一个过程,相信有了《条例》的保障,云南快递业的营商环境会越来越好。”衣建文说。

守住安全底线规范发展

前不久,云南某速运有限公司腾冲分公司一营业部在日常经营中未严格执行寄递物流收寄安全查验“三个100%”制度,即:“100%先验视后封箱、100%寄递实名制、100%X光机安检”。经查,该公司未实行安全查验制度,未对客户身份进行查验,未依照规定对寄递物品进行开箱验视的违法事实成立,被罚10万元。

八谦律师事务所律师晋银涛认为,正因类似这样的安全事件时有发生,《条例》在制度上牢牢守住安全底线,保障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用户信息安全。

据介绍,目前除顺丰的网点是直营模式外,各个民营快递公司,包括 ‘四通一达’(圆通、申通、中通、汇通、韵达)基本上都是加盟制,也就是将地方的分公司承包给个人。虽然我省的快件中80%来自电商,仅有10%是私人相互寄递,快件的安全性较高,但在这种加盟模式下,总公司与各加盟网点仅只是利益关系,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快递安全监管的漏洞。另一方面,云南各快递网点的快件是“送多收少”,快递小哥送一个快件只有1元钱,费用的大头都被前端的网点收了,快递员自然是“重收轻送”,送件服务当然会打折扣。

晋银涛认为,《条例》是国务院行政法规,其强制力、规范性及指引评价作用,将为快递物流领域带来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作为行政法规,其效力仅次于《邮政法》。从《条例》第七章法律责任中的8条内容来看,在保障安全方面的内容是明确的、具有强制性的,可以说把安全问题放在了最高位置。

比如涉及到财产安全,《条例》规定对冒领、私自开拆、藏匿、毁弃、倒卖或者非法检查他人快件,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并列出了具体的处罚金额和方式。另有涉及公共安全、信息安全和国家安全的相关内容,均对快递企业的安全责任一一进行了明晰。

《条例》规定,快递公司或者快递员必须将快件投递到双方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是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也就是说,快递员不能私自决定取件地点。

“快递业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一个商业行为了,而是一个类公共服务,服务的是千家万户的老百姓,因此必须有这么一个行政法规来规范快递秩序,完善快递服务规则,理顺法律关系,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使企业、用户形成明确的法律预期,引导企业不断提升服务水平。” 晋银涛说。

他同时认为,《条例》对整个行业参与的各方都是“利好”。“从名称上看,之所以还保留了‘暂行’二字,说明了政府的监管审慎包容,对快递这一新业态留出了制度安排的空间,并允许‘试错’。过去大家都没标准,现在《条例》就相当于一把‘尺子’,引导大家的预期都要符合‘尺度’依据。最终目的就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维护市场公平秩序、保障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云南日报记者 李莎 段晓瑞

 

责任编辑: 王大林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