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理论网频道
金沙江畔的儿歌
2018-01-24 10:47:13   来源:云南日报
分享至:

作者:杨继渊  武定县文联

“大月亮,小月亮,哥哥起来做木匠,嫂子起来蒸糯米。糯米蒸得香喷喷,打起马儿去接小姑娘。接来姑娘胖又矮,嫁给螃蟹。螃蟹过沟,踩着泥鳅。泥鳅告状,告到和尚。和尚念经,念到观音。观音洒水,洒着小鬼。小鬼磨面,磨出米线。米线下锅,煮得一大锅。舀来喂宝宝,宝宝快快吃。快吃快长大,喔喔喔……”每当看到天真活泼的少年儿童在嬉戏玩耍,耳畔总会响起这首熟稔的儿歌。那些响彻儿时天空、带着清新泥土气息的儿歌,穿越岁月的时空而来,让我一次次回到童年的原野,享受天真无邪的童年快乐生活。

高高乌蒙山,长长金沙江。金沙江南岸的磅礴乌蒙高原,有我童年的村庄。这个宁静淳朴的彝族小村庄,人们叫它山南村。村前有一条清清的小河,从高高的山上像玉带蜿蜒飘下,河水滢澈,映照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河水默默地流淌着,好像在悄声细语地叙说着四季的故事和童年的烂漫。

就诗意和童趣的丰富性而言,再没有什么比森林更与孩子们的天真烂漫相匹配了。那时,故乡的父母们所能给孩子的最好惊喜,就是带他们去见一片很大的森林。到参天大树中间去,深入到老虎、豹子、狗熊、豺狼、野猪的营地去,把世世代代的丛林经验和古歌传给孩子们,教他们唱《撵山歌》∶“追麂子,扑麂子。敲石子,烧麂子。围拢来,喳喳喳作。”稍歇,大人小孩又边跳八脚穿花舞蹈,边唱《做弩歌》歌:“砍棵麻栎树,要做一张弩。树筒有多长,不短也不长;块子破多宽,不窄也不宽;弓弦结多紧,不松莫太紧。背弩打野猪,只听弩声响。”

空旷的野地,到处长着绿莹莹、嫩妖妖的野菜。于是,父亲们教孩子们辨识各种野菜,并左摇右晃地教他们唱《找野菜》∶“斑鸠菜,箐里站,斑鸠咕咕抬头看。牛奶菜,树上爬,树丫丫上毛虫大。蕨菜秆,荒坡站,兔子见人四处窜。躬着腰,找啊找,找到一棵野菠菜。”

秋天。风清清爽爽地吹着,阳光明明朗朗地照着。深山彝家人的庭院里,小山似地堆着刚刚收获的金黄的玉米,彝族乡亲们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小孩子手牵着手,边舞蹈边唱《火歌》:“火从石头里跳出来,火从草丛里跳出来。人们围着火舞,人们围着火跳。火就是神,神就是火。豺狼不敢来,老虎不敢挨。野猪、豹子,闻着烟,看见火,向山箐狂逃。火就是神,神就是火。追麂子来烧,追马鹿来烧,黄生生,扑鼻香,你撕一块,我撕一块,笑着吃,吃着跳。”

山村月夜,磨坊里传来隆隆的推磨声。于是,有小孩子边嬉戏边唱《做粑粑》∶“磨荞磨麦,磨做粑粑。粑粑做两大个,一个宝宝吃,一个我娘吃。”朗月下,小伙伴们欢呼雀跃,玩“老鹰抓小鸡”游戏,边唱《你家能否来》∶“那边堵着,这边撵来,你家中堂菩萨被老鼠啃;那边松树直苗苗,这边松树直苗苗,中间野兽是否睡着?你家能否来?你家不能来!”

村子有一片清香树林,那是我们的乐园,不,简直就是我们的天堂。一群小孩子喜欢在这片树林里玩起“躲猫猫”,躲藏追逐,边唱《嗷嗷小花狗》∶“嗷嗷小花狗,你昨夜去哪里?你去做什么?我昨夜去己衣发窝。我去地里拣麦穗,拣来喂小猪。小猪喂得胖嘟嘟,杀来贡祖宗。吃时一点不分你,给你一世不甘心。”

光阴荏苒,我早已离开了乡村30年,风雨人生总忘不了儿时唱的歌谣。犬吠声疏了,鸡鸣声稀了,鸟叫声薄了;孩童们的笑声密了,朗朗读书声稠了……听到的总是那穿越时空饱蘸着乡音、乡情的儿歌声,于我心中永生不灭。

(责任编辑 耿嘉 郭笑笙)

责任编辑: 王大林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