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理论网频道
[文史哲]中国交通史上的奇观:“元跨革囊”新解
2018-01-03 09:20:08   来源:云南日报
分享至:

率领蒙古大军革囊渡江进入云南的忽必烈

作者:杨陆 丽江公路路政管理支队

1253年(南宋理宗宝祐元年、蒙古宪宗三年)的“元跨革囊”,注定成为丽江交通史上的浓墨重彩之笔。

金沙江自西、北、东三面曲折环流丽江市境,流程达651公里。其中,流经西部的原丽江纳西族自治县境(今玉龙县和古城区)达447公里,是境内的主要河道。纳西语称丽江坝为“依古堆”,意即“(金沙江)江湾中那片地方”。由于沿江多为高峡,加之激流险滩,境内四通八达的古驿道上的各处渡口,自古以来就是为连接江两岸之间的交通往来而设。蒙古大军10万人马,以革囊渡江,是分散于多处渡口。忽必烈亲率的中路大军,在从宁蒗与丽江奉科、宝山以至鸣音乡之间长达近百里河段上的多个地点渡江,还有一部分是分路往南,从永胜与丽江之间渡江的。冯甦《滇考》载:“元兵自北南来进攻大理,首捷此土,故名北胜。”这便是永胜曾名“北胜”之由。《中国古代民族史略》亦载:“蒙古征大理时,中路忽必烈自永宁、北胜、蒗蕖以入丽江。”由大将兀良合台率领的西路军,也是从今香格里拉市五境乡春独、上江乡良美、士旺、金江乡木师扎、所邑、冷都一带,即对岸自维西县其宗至玉龙县塔城、巨甸、金庄、红岩一带分散渡江的。所以后来清代知府王厚庆题写的《丽江郡廨联》乃云“处处近革囊古渡”,“处处”二字的确中肯。

在众多的古渡中,梓里渡早已于清代随梓里桥的建成而消失。新中国成立以来,经交通部门的清理整顿,有的渡口取消,如大东乡小高村渡;也有的地方新增了渡口,如金江乡的河北渡;有的后来随公路大桥通车自然消失,如树底渡、鲁南渡。其余不少古渡口,仍因方便沿江群众往返至今存留。

关于“革囊”,是杀羊后不剖腹,整张剥取全皮揉制而成,用时吹气为囊以助浮游之器,纳西语称“次独”,滇西北地区知之者众。现今有不少文章或注释把“革囊”说成是“牛羊皮船”,并以黄河边的皮筏船为证。在《中国皇帝大传·成吉思汗传》中,对元军的装备情况有细致描述:“每个战士随身携带的革制甲、兜、革囊、小帐、锅、弓、斧、刀、矛、矢等,如数作了补充。”蒙古军渡金沙江时,应当也准备了少量皮船、木筏、皮筏,但大军之渡江,主要用的就是革囊。《元史·世祖本纪》对此记载明确,区分得很清楚:“至金沙江,乘革囊及筏以渡。”清代纳西族诗人李玉湛的诗《筏子》,将筏子与革囊、舟船区分得十分清楚:“漂来一叶破中流,不是革囊不是舟。试问乘槎张博望,滔滔何处觅源头。”

在云南历史上,元世祖忽必烈革囊渡江攻灭大理,是划时代的重大事件。从军事上说,这是一场出奇制胜的进军。蒙古为消灭南宋,制定了“斡腹之举”的策略,即先出奇兵灭大理,然后再由大理派一支军队,对南宋腹地发动攻击,南北夹击,一举击灭南宋。为实施这一战略,蒙古对大理国前后三次用兵。第一次史称“九禾战役”,1244年,20万蒙古大军由川西过大渡河,越金沙江,与大理国军将高禾激战于今丽江九禾一带,未克。第二次是宋淳祐七年(1247年),蒙古军队再度南下意图偷袭大理国,但受到驻四川宋军阻击,未能到达大理国境。第三次即此次昆明大观楼长联列举云南重大历史事件中的“元跨革囊”,1252年九月,忽必烈奉命率军10万再征大理,至1253年九月,经过八思巴的协助,蒙古大军通过藏区顺利进入川西,抵达金沙江。因为在此之前的1247年,成吉思汗的孙子阔端,与西藏的藏传佛教萨迦派首领萨迦班智达,举行“凉州会盟”,西藏地方势力即已归顺蒙古,所以蒙古大军可以顺利通过藏区。蒙古大军创造性地采取千里跃进、迂回包围的军事决策,成为军事史上的一大奇迹。清代学者顾祖禹十分感概地说:“吾观从古用兵,出没恍惚不可端倪者,无如蒙古忽必烈之灭大理也。自临洮经行山谷二千余里,自金沙江济,降摩荻,入大理,分兵收鄯阐诸部,又入吐蕃,悉降其众。”(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云南方舆纪要序》)

忽必烈攻灭大理国,结束了这一广大区域自唐宋以来由南诏—大理国地方割据500多年的历史,对这一地区的社会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带来了全新的发展。其时,丽江木氏先祖阿琮阿良审时度势,顺应历史发展归附蒙元,“迎兵于剌巴江口”,并积极助兵“同克大理”立功,使木氏从远近众多势力中脱颖而出,一统滇西北一带纳西族地域。丽江及云南地区,成为元朝统治时间较长的地区。元朝统治全国89年(1279—1368年),统治云南包括丽江的时间则要长得多,为129年(1253—1382年)。

由于“元跨革囊”,丽江一带的古纳西族地域,就此结束了自唐代以来“依江附险,酋寨星列,不相统摄”封建领主各自为政的松散状态,在元朝的统一政权下,大大加强了社会经济的联系和发展,具备了接受并推行汉语言文化的政治经济基础。元大德年间来到丽江的云南宣慰副使李京,其《雪山歌》“丽江雪山天下绝,积玉堆琼几千叠……”,引发了纳西人以汉文学的审美观,来重新审视被纳西人世世代代奉为神明的雪山。在教育方面,云南于至元十三年(1276)设立行省后,赛典赤、张立道相继倡导儒学,建孔庙、创庙学、购经史、授学田,有王惠、王升父子先后到过丽江,王升墓志铭云:“充云南诸路儒学提举……董治大理、永昌、丽江、鹤庆、姚安、威楚诸路学庠,所至庙宇圣像一新。”虽然并无丽江在元代已真正设立儒学的确切记载,然而汉语言文化和教育对丽江的重大影响,无疑至迟自元代就开始了。

“元跨革囊”是丽江社会发展史上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事件,是丽江古代交通史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堪称中国交通史上的奇观。

(责任编辑 耿嘉 郭笑笙)

责任编辑: 苏宇箫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